导航菜单

从军杂记

   08:42

  来源:海峡导报

从军杂记户”的屋脊,走向“前落”屋顶,跳下。到村大队部集合,前往集美郊区武装部。

  送行人很多,许多家人痛哭。当教师的爸去了,说了一番:“好好听领导的话,保家卫国是男儿的责任。厦门刚解放,我第一批报名当兵去了。能当兵,家人应该高兴。”许多家属敬佩地望着爸,停止了哭泣。

  23日步行前往杏林前场火车站。队伍左边,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跟着,她是我们之中某位的未婚妻。这是一道令人不能忘怀的风景。

  坐闷罐车前往上海。新兵训练在宝山机场。我带的班队列比赛全团第一名。后来到陕西空军雷达学校学雷达理论。晚上站岗,常遇见狼。都以为狼可怕,实际上狼怕人,一跺脚,狼便逃。

  一次投弹,那是三秒即炸的防卫式手雷,一个战士手抖,手雷掉落,连长眼疾手快,将手雷拨出,敏捷地将愣呆的战士扑倒在地。这个从解放战争走过来的“土”连长,够我这个高中毕业生学一辈子。

  第一年每月津贴费6元。因父亲负担重,我每月存5元。假日到城里玩,为节省两毛钱车费,出营房即脱下军装,跑。进城前,找个小河沟,洗,再穿上军装。中午3分钱一个馒头。返回,程序一样。虽辛苦,权当体能锻炼。退伍后,听小妹说,母亲每次带她去领我寄回的钱,都会流泪。

  毕业后分到雷达站,当雷达操纵一号班。重要情报掌握,如首长的专机、核试验、拦截敌机的情报,都由一号班上机。我很好地完成任务,无愧部队的培养。

  一次紧急开机,一架训练飞机出故障,雷达车上的领航员发出命令:跳伞!雷达车上的喇叭传出飞行员坚定的声音:我要回去!跳伞,意味着扔掉飞机。至今,耳畔仍经常响彻那坚定的声音:我要回去!

  我带小儿子两次到杭州六和塔玩,指着对岸说:老爸两次横渡钱塘江,从对岸往六和塔方向游。

  那是为纪念毛主席7月16日横渡长江。部队是不打无准备之仗,我团从最初几百人,以各种难度淘汰,最后确定20人。7月13日试渡一次,7月16日正式横渡。从岸上看,部队横渡很好看,整齐,一个方块,且武装泅渡。我问连长,初选为什么选上我?连长回答很干脆:你是厦门兵,肯定会游。这次政治任务,完成很好。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连长

  枋湖村

  后界

  村大队部

  集美郊区

  阅读 ()

达到当天最大量